http://hk.geocities.com/hpkong98/new_page_1.htm

以下是弗里德里希‧威廉‧尼采(1844-1900)德國近代大詩人、大哲學家的論點。


1.過於猶太化

如果上帝想成為愛 的對象,就必須先放棄審判香正義。一個法官,一個仁慈的法官也不是愛的對象。

基督教的創始人是猶太人,在這方面自感不夠高貴。

2.過於東方化

甚麼?上帝愛世人有一個先決條件,這就是世人要相他;誰不相信這愛,他就給誰投去凶神惡煞似的眼神,以示威脅!

甚麼?有附加條件的愛是萬能的上帝之情感!可是,這愛從來沒有遏制他的名譽心和 復仇欲念啊!

這一切過於東方化了!

"如果我愛你,這與你何干?"用這句話來評價整個天主教就足夠了。

3.基督教天主教與自殺

基督教創立時,曾向人們提出自殺的可怕要求,並以此作為它的權力槓桿。

它只允許兩種自殺方式,並且用最高的尊嚴和最高的希望加以掩蓋。其他的自殺方式是嚴厲禁止的。不過,殉教和苦行僧的慢性自戕又是允許的。

4.上帝存在的條件

"要是沒有聰明人,上帝本身也不能存在。"路德說過此話,說得在理;然而,"沒有愚人,上帝更不能存在。"這句話,善良的路德沒有說過!

血的真理

我們經常可以聽到一個教徒在他的神學論調被駁倒時,便會說這樣的話作為掩護︰"信教畢竟是件德行的事!"殊不知在基督教最完美的時期,卻有慘無人道的宗教裁決所、殺人如麻的十字軍,這些都表明了用血來寫教義的殘酷性,而教義中地獄的信仰,更是一種不道德的信念。

"他們不知道如何愛他們的上帝,除了把人釘在十字架上。

他們以為生活如死屍……

這些救世主的精神是由缺陷造成;但在每一個缺陷中,他們充滿以幻想,他們所填補的缺陷為"上帝"。

他們的精神陷於同情中;當他們被同情所吞沒,則往往浮起一個大傻瓜。

他們的途程上以血為標記,而他們愚蠢的教人用血來證明真理。

但血是真理最壞的證明︰血液污染了最純潔的教理,使它轉為謬妄與心中的憎惡。"

以上是尼采的哲學。

"血是真理最壞的證明",信徒們不僅沒有執行耶穌的任務,反而將"山上之訓誨"的簡單道理歪曲成一種乖違情理的教條,"教人用血來證明真理"。

許多傳教士自稱生活在上帝所管轄的範圍內,其實他們卻掌握"啟示"的秘方作為糧票,而在實際生活中優遊生活於人類的生活水準之上-------這一切是多麼的荒謬!

以此,當我們在禮拜日聽到鐘聲時,我們便不免自問︰這是可能的麼--------一個天神,與塵世婦人生子;一個智者,叫人停止工作,拋棄法庭,卻要注意前世界末日的徵象;一種說教者,叫他的徒眾飲他自己的血;對於奇蹟的祈求;十字架的形象當作一個時代的象徵;期望一個來世,便是那世界的門--------這一切是多麼的荒誕!

道德觀

第一個基本觀念是"罪'-------生理的和道德的罪。牧師和神父是生命價值的偽騙者,他們把自然的、本能的、以及原始的,均視為罪惡!但是卑怯的,無生氣,沒有血性的------牧師和神父卻稱這些為美德。他們輕視驅體生命,而膜拜無聲無息的影子(Bloodless Shadows)。這種也是對人與生命的悲觀意念。

第二個基本觀念是"愛 "。他們以為"愛是憐憫",並視之為道德的普通原則。生命是戰鬥的,進取的。只有戰鬥和進取才能提昇生命,但是天主教和基督教的愛卻違反這些自然的傾向。

第三個基本觀念為"遺棄世界"。基督徒想從這世界中遁逃開,而乞求一個幻想的來世,為此而使我們忘記存在的責任。這對大自然是一種忘恩負義的態度,我們是大自然的產物,我們的腳踏在大自然的境地上,大自然要我們做一個鬥士,做一個創造者,但是兩教卻剝奪我們奮鬥的興趣以及創适的欲望,要我們成為虛構上帝的奴隸,而使我們放棄作為這個真實自己的主人。

基督教和天主教教人憐憫、自我否定、禁欲主義;把這感覺世界途上了濃烈[的悲觀色彩。黃色的字也是兩教中的一切頹廢的根源並認定兩教弱者的集團。從歷史上說明兩教最初為奴隸所接受而傳播。如今這種奴性的道德只讚美對於奴隸有用的這些 德︰ 如體恤,同情、憐愛等等。

金句 ︰基督教和天主教是奴隸道德的變形,它基於抗外在世界的"怨恨"上,並乞援於憐憫的與。

創作者介紹

I don't have a dream

RayofLIgh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