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8.06.11 (三)  晚上九點  社法22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研考會主委  江宜樺

我實在是沒有什麼力氣再準備什麼演說了。我只跟各位講幾句告別的話。
就是,今年是蠻特殊的一年,就是前幾個禮拜前跟各位講的:
我教書的時候很少說,會遇到說中間會產生像今年一樣的變化。
我形容自己為人生之中的一個蠻大的意外,那因為這個意外跟各位變成是改在晚上上課。

各位可以從我的身體我的表情可以看的出來,
我最後這幾週其實是蠻累的,就是說有一點力不從心。
沒有辦法像白天那樣睡的飽飽的來跟各位講準備的很充足的東西。
我是撐著一口氣,把那個以前唸過的東西跟各位講過一遍。
那我只想跟各位講說感謝各位,各位願意做這樣的配合,然後也願意出席。
讓我可以把這個課上完。那我過了今年以後,明年後年可能暫時不會教西洋政治哲學。
也許學校會希望我教那種人口比較少的班,免的變動的時候影響很大,
我覺得這是合理的。所以各位就會變成我短暫離開學校的暫時的最後一班,
然後我們是很特殊的上了幾個禮拜的晚上。
我也覺得這個經驗,就像我寫在日記裡面很難忘記,很難忘記。

那各位知道我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去從政,所謂的從政,
我也不預期說這會是一段很平坦的道路老實講。
幾個禮拜前就跟各位講說,做這種事情也許別人覺得值得道賀,
可是知道內情的人都會覺得十分值得悲憫,絕對是值得悲憫的。
那現在的生活比起以前,就幾個禮拜前的生活,那真的是天堂與地獄之別。
但我到目前為止倒是沒有什麼的改變,我想說:
我沒有什麼要特別鼓勵各位或是說說道別的話。

只是勸各位說各位是念政治系的人,大概在你活著的那一段時間裏面,
恐怕還有五十歲七十歲月裡面,你可能總是有一段時間要對公共事務,
付出比別人多一點的時間,OK?
不管它的形式是像我們現在去行政院或者有一天你要去,
選民代或是你會組織公民團體搞社會運動,或是領導學校裡面的社團,都沒有關係。
但是我覺得學政治的人跟沒有學政治的人最大的差別就是:
他會而且大概也應該將他平常所想所學的東西,在某個時間點或時段把他想辦法實踐。
我沒有說應用我說的是實踐。因為這不像是自然科學知道一個理論把它套用下來。
實踐就像我們在講亞里斯多德的哲學一樣,只有在那個過程裏面才知道他是怎麼一回事,
所以沒有一個預先知道的知識是可以指導你的,航行過那不可測的大海。
那實踐也是一件非常有意義的事情。因為你所有聽過學過有關於政治學的東西,
大概只有在我剛剛所講的,不管是社團或是社會運動或者是議會,
在那個實踐的過程裏面,你很多所學的東西會變的極為鮮活。

我曾經跟各位講說,我前面一兩個禮拜所realize的,或所experience的東西,
大概是我教一年政治學加起來的東西。不管就那個密度深度,那是蠻可觀的。
我並不是要跟各位炫耀,我只是要跟各位講說:
有時候就是要做某種實踐,這是身為政治人的一個宿命,
那各位可以帶著歡欣鼓舞,或是像我這樣沉痛萬千的心情去實踐隨便你。
但是我會勸各位說,保留這樣一點實踐的動能,而不要說政治學學完了以後,
你爸媽問你說政治學學幹什麼,你回答我也不知道,而後把他忘記忘光光那蠻可惜的。
那各位都是很有緣分才會進入這個系,到現在也待了三年了吧,都大三了。
那將來不論各位會不會從政或是教政治學,這都不重要,但你要對你周圍的公共事務,
在某個時段,付出比別人多一點的關心。
也許說不定這世界會像康德所講的會慢慢變好也說不一定,OK。

那明年各位畢業典禮的時候,如果時間許可的話,我會回來看各位。
我不希望像今年這樣,本來答應要看大四的同學,上個禮拜五晚上,
立法院的院會開到晚上八點多才結束,我已經沒有力氣再過去那謝師宴了。
然後想說禮拜天早上我還是可以拍畢業照,結果我還是,你們知道我禮拜天在哪裡。
七點多的時候就已經下南部去勘災了。現在是身不由己啦,現在是身不由己。
但我會希望明年各位畢業的時候,能夠在那個大禮堂跟各位見面。

好,祝福未來各位光明,而且能夠有健康美麗的人生。各位多保重,掰掰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typer:nat132108
創作者介紹

I don't have a dream

RayofLIgh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